展开菜单

初等数学研究程晓亮 初等数学研究李长明答案

初等数学研究(程晓亮、刘影)版课后习题答案.

内容来自用户:liwenhua450

初等数学研究(程晓亮、刘影)版课后习题答案
第一章数
1添加元素法和构造法,自然数扩充到整数可以看成是在自然数的基础上添加0到扩大的自然数集,再添加负数到整数集;实数扩充到复数可以看成是在实数的基础上构造虚数单位满足,和有序实数对一起组成一个复数.
2(略)
3从数的起源至今,总共经历了五次扩充:
为了保证在自然数集中除法的封闭性,像的方程有解,这样,正分数就应运而生了,这是数的概念的第一次扩展,数就扩展为正有理数集.
公元六世纪,印度数学家开始用符号“0”表示零.这是数的概念的第二次扩充,自然数、零和正分数合在一起组成算术数集.
为了表示具有相反意义的量,引入了负数.并且直到17世纪才对负数有一个完整的认识,这是数的概念的第三次扩充,此时,数的概念就扩展为有理数集.
直到19世纪下半叶,才由皮亚诺、戴德金、维尔斯特拉斯等数学家的努力下构建了严格的实数理论.这是数的概念的第四次扩充,形成了实数集.
虚数作为一种合乎逻辑的假设得以引进,并在进一步的发展中加以运用.这是数学概念的第五次扩充,引进虚数,形成复数集.
4证明:设集合两两没有公共元素分别是非空有限集的基数,根据定义,若,则存在非空有限集,使得;若从而必存在非空有限集综合又由于解(1)证明当但是...

初等数学研究 程晓亮版 第四章课后习题答案

买本书就可以了。线性代数(第4版)学习参考(经济应用数学基础二)作 者: 赵树嫄 出 版 社: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华南师范大学的数学科学学院那个专业比较好?我准备18考研统计学来着?求分享各专业的资料?

华南师范大学的数学科学学院的专业挺多的,华师作为师范类的学校这些专业是不错了的!你看看你是喜欢那个专业或者那个专业比较强,
基础数学 、计算数学 、概率与数理统计 、应用数学 、运筹学与控制论 、数学教育
统计学 、金融 、学科教学(数学)
十二校联合《教育学基础》;张大均《教育心理学》;陈琦《当代教育心理学》;孙培青《中国教育史》;王炳照《简明中国教育史》;张斌贤《外国教育史》;王道俊《教育学》罗斯《公司理财》;黄达《金融学》耿堤《数学分析(三)》;刘名生《数学分析(二)》;刘名生《数学分析(一)》北京大学数学系《高等代数》葛军《初等数学研究教程》
《2018华南师范大学431金融学综合考研专业课复习全书》
《2018华南师范大学333教育综合考研专业课复习全书》...

出江苏数学题的葛军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己经思了两三年了,

说道葛军,这个名字还是挺令人闻风丧胆,首先我们就先介绍一下葛军是何等人物,1964年10月出生于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并且担任南京师范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新课标高中数学(苏教版)教材编写组核心成员,而且还是中国数学奥林匹克高级教练。曾任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学校校长,南京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副院长,现任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校长,曾经数次参与江苏高考数学卷命题成员,因其所命名地试卷难度系数大,因此被称为“数学帝”。

在2019年高考中有人传言“葛大爷”出山,同期2019年6月11日,葛军在网络上公开声明自己只参加过2004年、2007年、2008年、2010年江苏省高考数学卷的命题工作,其余年份的高考命题工作并未参与过,实属谣言。同时也未参与过全国卷的命题,所以所有有关网络上葛军出山的谣言全部是假的。如此让学生害怕的一名人物,的确葛大爷命名的试卷确实是让脑细胞都要死完了。只要每年高考试卷难度系数上升,葛大爷就会上热搜,下面就来说说葛军是怎样一个高考热搜人物。

其实有一点必须澄清,葛大爷并不是高考最难题的命题人,他只是高考命题人的成员,只不过当年高考试题过于难,葛大爷发表言论说试卷难易程度一般,这就引来考生的不满,因此葛大爷也就因此成名。不过葛大爷所出试题的灵活性较强,没有普通试卷的死板,更多是对高中课本知识的掌握程度,本来作为江苏考生,高考本来就是激烈化,所以试卷的难易程度本来就有目共睹,所以也不应该将一些敏感话题归于葛大爷身上。

葛大爷其实一个非常耿直的人,但他在数学上是非常有造诣,葛大爷对高中课本知识和奥数竞赛的理解已经到达哲学高度,这可能就是古文中所说道:术业有专攻。其实在数学上的研究人员很多,但是如同葛大爷的这般幽默风趣耿直的数学研究人我就只听过葛大爷一人,所以还是希望每年试卷难度系数上升不要把葛大爷这个梗搬出来,毕竟高考试卷不是年年葛大爷都参与。

是个脑瘫

葛军,被称为“数学帝”,2010年,葛军为江苏高考副组长,和同为南通人的姚天行出了“史上最难的2010江苏高考数学卷”,那一年,江苏数学卷考生平均分83.5分(总分160分)。葛军出数学题颇具特色,需要考生具有较强的逻辑思维能力和全面的分析问题能力。试题以其较高难度、区分度的命题形式引来众多考生与家长的非议。从此以后,只要是高考中数学题目偏难,大家都会惊呼:“葛大爷又来了”。

2019年,全国高考数学卷比较难,大家纷纷把矛头对准了葛军,认为又是他出的题,搞得葛军不得不出面辟谣,申明自己曾参与过2004年、2007年、2008 年、2010年4个年度 的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江苏卷数学学科的命题,其中2010年任江苏高考数学卷命题组的副组长。确实没有参与2019年全国高考数学命题。

葛军,出生于1964年10月,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人,南京师范大学教授,教育学博士 ,硕士生导师,新课标高中数学(苏教版)教材编写组核心成员,中国数学奥林匹克高级教练。曾任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学校校长,南京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副院长,现任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校长。虽说现在已经主要做管理工作,很多年没有参加高考数学的命题工作,但是高考的江湖中还是有他的传说!

我们都知道,高考的命题工作并不是由某一个老师完成的,而是几个老师像蹲监狱一样关在一起出的,所以那张让葛军“一战成名”的数学高考卷也不是葛军一个人出的。之所以后来葛军一个人背了这个锅,是因为当考生们哭天抢地埋怨题目太难的时候,葛大爷跳出来说,作为出卷人,他觉得这题目一点也不难,后来的事就大家都知道了。不仅被看作偏题怪题的代表,甚至还有人去砸他家玻璃。

葛军在数学方面确实挺有建树,无愧于“数学帝”的称号,他主要从事竞赛数学、解题理论、数学课程与教学论、网络课程、学校教育等方面的研究,已发表论文60多篇,参编教材与著作30多部,其中主编《新编奥林匹克数学竞赛辅导(高中)》、《奥数教程(初三)》、《小学数学奥林匹克启蒙》,编著《初等数学研究教程》、《数学教学论与数学教学改革》、《高中数学教材(部分)》等。

 在葛军眼中,数学已经上升到哲学的角度了,葛军的题目考究的是一个整体,考验的很灵活,可能一个立体几何里面参杂了许多诸如代数,不等式等等,考验的是整体实力和对于公式用法的灵活度。这对于数学成绩一般的学生来说,确实是有点困难。葛军现在主要精力在数学理论研究和教学管理上,这倒是让近些年参加高考的学子们松了一口气。

葛军是南京师范大学的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网称“数学帝”,他是南京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副院长,现任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校长。

“数学好玩”是葛军经常会给学生的签名赠言。在他的眼里,“高中数学本来就很简单啊” “所有数学题本质上都是小学数学题” 这都是他给学生们上课经常会讲的话。当然,这些话是作为校长和一个优秀的数学老师用来给学生增添信心的。

葛军对高中和竞赛数学的理解已经上升到了哲学高度,这大概是因为他是数学专业博士出身,而像他这样只钻研高中数学和竞赛题的博士并不是很多。当然全国顶尖水平的高中数学老师很多,葛军比较出名而已。

葛军性格比较耿直,但绝对不是网上说的草菅人命,出题只顾自娱自乐。有学生其实挺喜欢他出的题,很考验学生对概念的掌握程度和理解,而不是像传统高考数学题那样死板。当年高考卷的问题其实是考验灵活变通的题目过多,题目难度梯度太大,大多数目标一本线的学生只会死搬硬套发现基本都做不出来,就死的很惨。这不是他的个人问题,这和当时命题组对江苏学生水平的错误预估有关。而且卷子只是命题有他的风格,他出的题只占一部分。

江苏高考本质问题在于竞争过于激烈,尽管后来不会有人在考场当场晕倒,但每年一失足入万丈深渊的人一点也没少,这方面的问题过于敏感在此不予探讨。葛大爷被骂了之后再也没出高考卷,但此后江苏高考从来没有变得更简单。其实我觉得最傻的是一帮把高考难归结于出卷人的目光短浅的家长和网友,包括高赞的某几位,他们的出现导致出卷老师不敢出难题。于是为了保证区分度,江苏高考开始出怪题,相比于其它省份,所有科目的题都更怪、不按套路、“玄学”,却又很肤浅,反而恶化了高考环境。

其实,当年那场一卷成名的高考数学卷并不是葛军一个人出的。高考卷都是几个老师像蹲监狱一样关在一起出的卷子。而当年最难的题并不是葛军提出的。他出名是因为考生考完数学哭天抢地的时候他跳出来作为出卷人说这题目一点也不难……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被称作数学帝被玩梗倒是其次,关键是有人还把他家窗户砸了。

有人说他讲课听不懂的,其实他不是全职数学老师,他现在只给对数学有兴趣的学生偶尔开课,所以他讲的拔高内容你如果听不懂不是他教学的问题,请不要用“我听不懂”作为理由说他教学能力不行。

死了吗...